咕咚网

演鄢颇伤害案,梅婷鄢颇离婚真相曝光,鄢奉天陈子静,鄢颇个人资料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20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他的手上移,直接掐住芸篱的脖子,眸子里涌动着凶狠的光,“芸篱,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?”

不过她看出来了,楚倾瑶心情并不好,聪明的没说出口。

不过她看出来了,楚倾瑶心情并不好,聪明的没说出口。机械战士

一说这事,楚倾瑶赶紧道,“瑜家那边通知了没有?得先让人家准备嫁女儿啊!”

他用手指着在场的所有人,“你,你,还有你们,谁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我才是夜染大陆的主人,反抗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楚倾瑶瞪了他一眼,敲门声正好响起。

第154章接近东方铎 宇文景瑞嫌弃的打掉她的手,“想活命,你就想办法接近东方铎,否则,你就等着喂野兽。” 宇文天清就没有一日不想着逃离他的掌控,可此时明显不是好时机。她慌乱的抱住他,却被他一掌挥开。不知何时手上突然多了一颗药丸,捏开她的下巴逼她吞下去。 “你给我吃的是什么?”宇文天清惊恐的干呕,见无济于事,干脆把手指伸到嘴里。却被宇文景瑞猛的攥住,“这么白嫩的手,可取信不了东方铎。” “你要干什么?”宇文天清激动的挣扎,想拽回自己的手。宇文景瑞伸手点住她哑穴,捡起地上的一截枯枝,手上用力,已经扎进她指尖。随着树枝的移动,在她指尖上留下蜿蜒的伤口。 她想大叫,却叫不出声,只能惊恐的在黑暗中瞪大双眼,刺鼻的血腥味让她恨不得晕过去,可那一下一下钻心的痛,却让她无比的清醒,想死都死不了,更别说晕了。 宇文景瑞一脸狞笑,就连柔软好看的掌心都没放过。最后,他又扯了几下她的衣衫,把袖口和裙摆扯成了好几条。 完事之后,宇文景瑞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“不错,这样更符合在山间避难的女子。” 宇文天清因为不能开口,手上还一阵阵钻心的疼痛,紧蹙着双眉,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。这一刻,她只盼着宇文景瑞快走。哪怕她一个人在这自生自灭,也胜过被他折磨。 宇文景瑞再次捏起她的下巴,像恶魔一般抚过她的脖颈,“宇文天清,别忘了你刚吞下的毒药,如果你不乖乖听话,就等着毒发身亡吧!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,那毒能腐化你的血肉,一点一点,等到你咽气的时候,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白骨。” 感觉宇文景瑞替她解了穴,她倏地睁眼,忍痛卑微的给他跪下,“太子哥哥,天清一定好好听话,你把解药给我吧!” 宇文景瑞身形一闪,已经消失在她眼前。漆黑的夜空下,只有宇文天香一个人的呼吸。她一个女孩子根本不敢独自留在这里,摸索着进了山洞,手再疼也不敢哭出来,生怕招来什么野兽。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她松了口气,虚弱的躺下来,迷迷糊糊睡下。等她被饿醒时,太阳已经偏西。因为失了不少血,再加上一直没吃东西,她头昏眼花,好半天才靠着石壁站起来。 她告诉自己,必须走出去,要不然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。 跌跌撞撞的往树木稀疏的地方走,终于在天黑下来时,来到一片空场处。举目远望,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帐篷。她回望密林的方向,眼中有狠色划过,很快又消失不见。 她挪着虚弱的双腿,胆颤心惊的往前走。刚走没多远,就被放哨的兵丁发现。立刻有人跑过来拦住她,“站住,什么人?” 她两腿一软,扑通跪下,舔着干裂的嘴唇,用沙哑的嗓音道,“大爷,求求你们给我一口水喝,我喝了水就走。” 哨兵一愣,没想到会有女人出现在这里。他们这些当兵的,常年在营里,哪有机会看到女人。顿时两眼放光,故意道,“站起来,我要搜身,谁知道你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。” 宇文天清努力站起来,哨兵的手就伸过来了。从她的脸蛋开始慢慢的往下摸,特别是摸到胸前时,还故意捏了好几把,这手感真是没的说。 宇文天香快哭了,“大爷,求求你行行好,放了我吧!我只是太渴了,山里这些日子一直没下雨。” 哨兵淫笑着,又捏了把胸前的柔软,要不是大营就在身后,他真想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,好好爽一爽。 “喂,你干什么呢?”有其他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,跑过来不满的道,“张二,你找死是不是,见到可疑之人竟然还想占便宜?要是这女的是奸细,你都得死在她身上。” 张二脸一红,“李三,你说什么呢?我这不正盘问着。” 李三哼了声,推了宇文天香,“赶紧走。” 宇文天香虽然在宫里也不受宠,但自从被宇文景瑞利用,吃食上从来没少过她的,已经有好多年没尝过饥饿的感觉了。此时她眼冒金星,被两个哨兵推搡着带到一座营帐外面。 “报告将军,抓到一名女奸细。”李三开口。 将军脸一沉,“带进来。” 宇文天香被推进来时,觉得一股沉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她颤抖了一下,低着头不敢去看。李三进来也是一愣,没想到二皇子竟然也在,跪地请安,“见过二皇子殿下。” “退下。”东方铎一直盯着地上的女子。看她衣衫褴褛,似乎在山里生活了不少天。还有那手怎么那么多伤? “大胆奸细,见到皇子殿下还不快跪下?”将军怒斥。 宇文天清听话的跪下,身子晃了一晃,差点栽倒。用手按了一下地才稳住身子,正好按到了伤处,刚刚结痂的地方又开始流血。 “大人,民女不是奸细,民女只是太口渴了,想出来讨点水喝,”见将军不说话,她更加害怕,忍不住哭起来,“将军,民女不喝水了,求求你们放了民女。” “你自称民女,可是这城内的百姓?” “是。” “那你为何从野外来?” “民女本是孤儿,城门破的那日,随着其他人一起逃到了外面,但有贼人见民女一人,想要……欺负民女,民女便落了单。” 她这话一点没毛病,战乱时,肯定会有许多百姓逃难。运气好的逃出去了,不好的就死在了半路上。甚至会有一些就近找起来躲起来,等着战事结束。 可她一个女子,能在外面活这么多天,很让人怀疑。 将军看向东方铎,要依他的意思,可疑之人,杀了就是。但殿下在这呢!他也不好自做主张。东方铎盯着女子,“来人,去端盆水,让她洗脸。” 宇文天香一抖,故意露出自己一双被折磨得没了模样的手,哀求着道,“大人,民女手上全是伤,能不能先别沾水。” 东方铎盯着她的脸,见上面沾了不少的土,衣服料子也看不出本来的颜色。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女人,他可没兴趣,冷着脸道,“给她喝水,先关起来。” “大人,民女不喝水了,求大人放了民女吧!”一个女人如果被关在军营里,天知道会受到什么残忍的对待。这里可全是男人啊!宇文天香心肝肺都怕得在发抖。 “放了你?”东方铎冷笑,“来人,把她带回去,连夜审问。” “是,殿下。” 听到能跟着东方铎走,宇文天清松了口气。哪怕跟过去挨打上刑,也比让她面对那些野蛮粗俗的士兵强。 到了东方铎的大帐,有人掌了灯,让她跪到地中间。 “别让本殿下问第二次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东方铎眼中透着狠辣,阴冷无情。 “大人,民女真是这城中的住户,因为打仗跑出来的。”东方铎嘴角带着冰冷的笑意,“既然如此,那明日带你进城,指认一下你曾经的家。” 宇文天清绝望了,她就知道东方铎没那么好骗。此时,她恨不得就此死去。都不敢去想明天等待她的会是什么。 她假装镇定,“大人,能……先给我口水喝吗?” “给她端水来,顺便让她把脸洗了。”东方铎盯着宇文天清。 宇文天清先喝了一碗水,觉得嗓子舒服多了,又忍痛用手指沾水抹了抹脸,露出白皙绝美的容颜。如果她长得丑,宇文景瑞也不会选她了。 盯着她看了片刻,东方铎忽然让侍卫退下大步向她走来。手在她脸上摸了几下,确认没有带面具,手指下划解开她衣襟,露出同样白皙的锁骨。她的肌肤很细腻,不似干惯农活之人。 “大人,别……”宇文天清不停的颤抖,却不敢避开。 他冷笑,将她全身上下搜了一遍,又抓起她的手腕试探,发现她竟然不会武功。大声道,“来人,备水,本殿下要沐浴。” 浴桶被抬进来,倒入温度刚好的洗澡水,东方铎当着她的面开始脱衣服,脱完径自迈入桶中。见她双眼紧闭站在原地,冷声道,“过来帮本殿下沐浴。” 宇文天清望着刚刚沾过水的两手,心都跟着疼。这种时候,东方铎竟然用这种法子来折磨她,她想逃想反抗,甚至想死。可她知道,哪一种她都实现不了。 她挪着僵硬的双腿,走到东方铎身后,手还没伸进水里,眼泪已经掉了下来。伤口处那种锥心的疼痛,让她惧怕得哭出来。 “快点。”其实东方铎全身都在戒备,他想试试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哪一方派来的杀手。 宇文天清两眼一闭,逼着自己不去想疼,将手插进水里,忍着剜心蚀骨的痛意轻轻抚上他的肩膀。 等了许久,见她一直没其他动作,东方铎的戒心消了些,几下自己洗完,出来的瞬间已经将她扔了进去,“洗干净了再出来。” 宇文天清喝了好几口水,才挣扎着坐起来。她手都这样了,哪还敢洗。躲在里面哭得稀里哗啦,哭了一会,又觉得这也许是自己的机会。快看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我已经遵照皇姐的吩咐,把人赶走了。”轩辕炙道,“如果皇姐不想他走,我再让人追回来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去死?”陈音音指着她大叫,“还有这个孽种,你为什么还要留着他?”

第170章查到春风阅 “宇文景瑞,你现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,你最好祈祷自己别落到本门主手上,要不然我让你连死都是奢望。”漫天妖的脸冷下来。 他手臂抬起的瞬间,故意卖了个破绽将宇文景瑞引过来,然后瞬间将他擒住。宇文景瑞不甘心被擒,挥舞着两手攻向他的双眼。 漫天妖迅速封住他的穴位,用力抛向楚倾瑶,喊了声,“丫头,看剑。”楚倾瑶眸中闪过一丝狠色,长剑直直的对准飞过来的宇文景瑞。 眼看宇文景瑞就要落到剑尖上血洒当场,忽然从旁边屋顶飞过来一人,抢下宇文景瑞,转眼消失在雨幕里。 漫天妖大怒,“丫头,我去追。” “别追了。雨这么大,早点回春风阁吧!”打了一架,楚倾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。宇文景瑞哪那么容易除去,再怎么说他也是苍隼国曾经的太子殿下,手上的势力肯定不小。 漫天妖走过来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 “我想一个人在雨里面走走。”好久没淋雨了,那种被大雨冲涮的感觉让她觉得畅快。 漫天妖没说话,固执的陪她站着。刚才宇文景瑞差点就得手,他怎么可能放她一个人继续呆在雨里。 两个人一前一后,谁都不说话,只是迎着雨水往前走。步伐不快,似乎只是在漫步。楚倾瑶的脸早就被雨滴打的没了知觉,整个人都变得麻木。 终于还是到了炙王府,她回头对着漫天妖展开笑颜,“漫天妖,谢谢你。” 漫天妖眼中闪过心疼,“丫头,进去吧!” 一接到楚倾瑶回来的消息,轩辕炙就派七绝去查探漫天妖的落脚之处。 楚倾瑶转身进了王府,漫天妖在府外停了大约一刻,才往春风阁走。红檀看到王妃一身湿淋淋的回来,惊叫着迎上来,“王妃,这么大的雨,怎么不躲躲?” “没事,淋雨的感觉挺好。”楚倾瑶有点冷。 “奴婢马上去准备热水,王妃你先把湿衣服脱下来,看该着惊了。”红檀急忙拿出一套干净衣服放到床边,又火急火燎的跑出去。 等热水送进来,红檀就看到王妃正坐在椅子上,身上不停的往下淌水。慌乱的扶起她,“王妃,我帮你把湿衣服脱了,快到热水里泡泡。” 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她把红檀打发出去。 热水的温度慢慢滋润着她麻木冰冷的肌肤,泡了好久,她才觉得舒服了些。穿上干爽的衣服,红檀已经熬了姜汤送进来,“王妃,快趁热喝,驱寒的。” “红檀,我不舒服,晚饭就不吃了。”楚倾瑶没心情吃饭。 “王妃……” 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着惊。” 楚倾瑶喝了姜汤就上床休息,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下。 一想到昆仑境,她就感觉喘不上来气。昆仑境会对韩家下手,一定是因为她,她的存在让境主觉得丢了面了。而那段日子她又恰好没有消息。他就把怒火撒到了韩家头上。 她眼中闪着不屈服的光,再强大的势力也会有瓦解的那一天。境主,你今日欺我弱小,我偏要强大起来给你看。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你且慢慢看! 外面有人敲门,花千妍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姐姐,你睡了吗?你怎么不吃晚饭?” “妍儿,我只是淋了雨,有点头疼。”楚倾瑶下地将门打开。 花千妍担忧的拉过她的手,脉相还行,又摸了摸额头,发现有点烫,急忙开了驱寒的方子,让红檀抓药去熬。楚倾瑶可不想喝那种苦药,将方子夺下来,“妍儿,姐姐自己就是大夫,一会我用冰敷一下就行。” “姐姐,我和方简看到下雨就跑回来了,你怎么淋成了那样?”花千妍暗暗责怪姐姐不爱惜自己。 楚倾瑶拉着她坐下,“妍儿,我没事。练武之人,哪那么娇气。倒是你,今日下雨东西没买成,不如再多陪姐姐几日。” 花千妍不舍的看着她,“姐姐,我想我哥了。要是你舍不得我,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?”说着说着,她就眼泪汪汪的。 楚倾瑶心里不好受,替她擦了擦眼角,“天琼就要种植药材了,姐姐哪能走得开。”她和昆仑境已经是仇家,任何瓦解昆仑境的机会,她都要把握。 花千妍不满的瞪着她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炙王对你根本就不好。”对上楚倾瑶诧异的眼神,她又道,“如果对你好,你一个炙王府正妃,怎么会住这种地方?这个破院子,配得上炙王妃的身份吗?姐姐,我理解不了你,就算你不想嫁给我哥,也一样可以和我回古武山啊!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受气?难道你这辈子就甘心看着炙王和其他女人睡在主院,自己像个小妾一样被他随意丢置?姐姐,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 走到外面的轩辕炙,完整的听到花千妍的话。红檀看到王爷忽然出现吓了一跳,刚要请安,已经被他制止。轩辕炙脸色很难看,他想听听楚倾瑶的回答。 楚倾瑶没想到自己住在碧落院,妍儿的反应会这么大。温柔的拉住她,“妍儿,碧落院是我自己选的地方,也是我心甘情愿想住的。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,王爷一直要我搬到主院与他同住。” “姐姐,我说不过你。”花千妍气恼,“姐姐,你是炙王正妃,为什么不过去?” 这也是轩辕炙一直想知道的,他竖起了耳朵。 “开始入府时,王爷对我并不好,后来他对我好了,素如一也来了。我性子淡漠,不喜人多,再说我整日研究医药,喜欢有自己的空间。碧落院,很合我的心意。” 花千妍不哭了,自嘲的道,“我就信姐姐一回,要是被我发现炙王敢欺负你,妍儿一定会杀了他。” 楚倾瑶赶紧捂住她的嘴,“妍儿,不准乱说。”这丫头,真是口不择言,要是被人听了去,王府肯定不会再欢迎她。 花千妍拿开她的手,“姐姐,我明日就走了,你有没有话要带给我哥?” 轩辕炙的眉心皱起老高,花千妍这么多事,应该把她列入黑名单,以后都不准她再到王府来。 楚倾瑶想了想,一脸认真,“你帮我转告惜陌,不管我人在哪里,古武山永远是我的家。还有,你告诉他要小心玖月国皇室。” 花千妍一愣,“姐姐,你是说东方瞬会派人攻打古武门?” “小心一些总是好的。”楚倾瑶料到方简没告诉她,玖月国皇室已经往分舵安插人手的事,并不打算多说。 “姐姐的话,我都记住了。”花千妍扑到床上,“今晚,我要和姐姐一起睡。” 楚倾瑶笑着喊了声红檀,红檀小心的看了眼王爷,见王爷没说话,才推门进来,“王妃,有事吗?” “多拿一双被子过来。”她吩咐。 轩辕炙望了眼屋内,转身离去。他一迈进天寂阁,就看到素如一的房里,墙上映出两道人影。不屑的扫了一眼,直接去了书房。 “王爷,宋士全一直缠着如一姑娘,恨不得马上就抱得美人归。”七杀很看不起宋士全。他在面对素如一的时候,一脸奴态,卑躬屈膝,就差把素如一当祖宗供上了。 “由他去,能娶到是他本事。”轩辕炙不以为意。若是素如一真选了这个宋士全,他高兴还来不及,自然不会阻止。 “王爷,如果这两人勾结到一起,禁药令会不会很快就公布出来?”七杀很担心,毕竟药还没种上呢! “本王懂该怎么做。”轩辕炙眉眼清冷。 他已经隐约觉得宋士全来,就是为了禁药令的事。如果是听到他们要种植药材的风声,早就发飙了,怎么还有心情讨好素如一。 “王爷,不如我们想个法子把昆仑卫全部除去。”七杀很烦,走哪都有昆仑卫的影子,就好像炙王府易主了一样。 “不急,这些人要是都死了,境主只会派更多人过来,等有合适的机会再说。”七杀不懂王爷说的机会是什么,但聪明的没问。 “七绝回来没?”轩辕炙看向外面。 “已经回来了,应该在吃饭。”七绝回来时,王爷正站在碧落院偷看王妃,便有眼色的去吃晚饭。 七绝很快从外面进来,“王爷,漫天妖落脚在春风阁。” 七杀一愣,难道漫天妖看上了春风阁的女人?那他的品味也太低了。 “一个人?” “属下发现,春风阁的***,中途去了一趟后院,半个时辰之后才回来,而漫天妖就住在那里。” 轩辕炙有些意外,没想到漫天妖在京中的联络点会是一家青楼,“吩咐让人看着,监视漫天妖的一举一动。” 七杀看着七绝,对他使了个眼色,七绝只当没看见。七杀暗瞪了他一眼,只好开口,“王爷,王妃在回来的路上,遇到了宇文景瑞。好在漫天妖及时出手……” “嗯,以后再有这种情况,暗卫如果不能抢先出手,逐出暗卫营。”轩辕炙话落,七杀七绝连连叫苦。 王爷,暗卫在暗处,怎么可能快得过就站在王妃身边的漫天妖,再说漫天妖武功又那么高,王爷你确定不是在借题发挥强人所难? 可他们哪敢争辩,只好低声领命。 既然是漫天妖救了楚倾瑶,那就网开一面,先不动他的春风阁。好看小说"buding7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开玩笑,黄万和来京城了,他就是再放心,也会让暗卫跟着吧!轩辕炙为自己正名,“是保护。”

他看到路上的行人,神情百态,各个不同。甚至他还特意看了眼他们穿的衣服,也是长短不一,各人有各人的喜爱。

“我和瑜琊的亲事是皇上赐婚,你不同意也不行。”黄万和的火气也被勾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