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日本8月节日,一年中的所有节日,全年节日一览表,2018年节日表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468章打清昆仑卫 “要不要脸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她是真的去了。”楚倾瑶欣赏着她恼怒的样子。 见她一直笑吟吟的,贺兰唏也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大,不知不觉红了脸,“她要是敢打云暮的主意,我就把她配给路边的乞丐。” “噗!”倾倾瑶笑出了声,“大哥要是知道你如此在乎他,估计睡觉都能乐醒了。” “反正我看上的人,谁也抢不去。”贺兰唏一挥手,“我现在就去找我爹,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。” “王爷找将军是有要事要谈,你还是晚些再去。”楚倾瑶拦住她。 贺兰唏气乎乎的坐下,“你说东方丹飞那个女人,怎么这么厚脸皮啊!云暮明明都对她那么狠了,用马拖着她审问。她还不死心!” “也许,她就如同曾经的素如一。”楚倾瑶摇头。 这种事情她就做不出来,她看上了谁,如果偏巧那人对自己无意,她绝不留恋。因为人生就是这样,总会有更好的风景在前方等你。 贺兰唏连喝了两杯茶,一拍桌子,“其实东方丹飞去了苍隼国更好,这样我也能考验一下云暮,如果他守不住自己的心,我就……” “你就怎样?”楚倾瑶一脸淡笑。 “我就再也不理他了。”贺兰唏双眼通红,好像非常难过。 “放心,我大哥不是朝三暮四之人,他既许了你一颗真心,便会此生不渝。倒是你,可要考虑好了,他以后的路怕是会很难走,你可有信心陪他走到最后?” 贺兰唏蓦然抬起头,“不管他贫穷富贵,我都陪。” “我大哥绝不会让你跟着吃苦,”楚倾瑶笑道,“怎么说他也是一国的皇子,就算只做个闲散王爷,也能保你衣食无忧。” 贺兰唏露出一丝愁容,“我倒真愿意他只是个散闲王爷,到时候,就可以跟我回到天琼,守着我爹过一辈子。” 大概贺兰唏也猜到了,将来贺兰大将军绝不会跟她去苍隼国。他为天琼打了一辈子仗,老了自然会叶落归根。 这个话题有点忧伤,楚倾瑶赶紧岔了过去,“贺兰唏,你最近可有楚瑾儿的消息?” “倒真没看到他,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。”贺兰唏思索着,“我前两日还看到瑜琊了呢!要是那丫头见过楚瑾儿,早就叽叽喳喳说了。 “你找他是有事?”她问楚倾瑶。 “我答应过他,要帮他解蛊,如今我会解了,就想找找他。”楚倾瑶蹙眉,“他是个好人,我不想他一直被人控制。” “那我让瑜副将帮忙留意一下京里。”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,轩辕炙在大将军的陪同下过来了。 “贺兰厚德见过炙王妃。” “大将军免礼。”楚倾瑶上前虚扶了一把。 轩辕炙道,“阿楚,时辰不早了,我来接你回府。” 回到炙王府后,七绝进来道,“王爷,京城里的昆仑卫已经全部查清楚了。只是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?” “有也会很少。本王给你二个月时间,把所有混进天琼的昆仑卫全部找出来。”轩辕炙眼中带着狠意。既然敢来,就要有回不去的准备。 楚倾瑶一拍脑门,“炙,我忽略了一件事。父亲都醒了,我怎么没把你给我的毒给他看看。” “这事不急。”轩辕炙伸手替她揉了下脑门,“我越来越觉得我娘的死,和医门有关。” “毒井的事,我问过漫天妖,他说当年我父亲也认为毒井在医门。若猜测属实,怕是境主也脱不了干系。”楚倾瑶眼中带着厌恶。 轩辕炙冷笑,”我觉得绵姨和境主私下里肯定有关系,但是她嘴严得很,我问不出来。” “我觉得也是,要不然为何你惹恼了境主,她却不被牵怒?”楚倾瑶道,“就凭她能和境主定下你和素如一的亲事,他们一定是熟人。” 轩辕炙皱眉,阿楚说的,他都想过。可到底是什么关系,他百思不得其解。 “你说,他们年轻时,会不会是一对恋人?”楚倾瑶促狭的道。 “应该不会。”轩辕炙觉得不是。 “那我也猜不到了。”楚倾瑶有些无奈,“总觉得境主对她是留了情面的。” “虽然我不喜绵姨,但也不希望因为我牵连到她,她以后能够独善其身,最好不过!”再怎么说,她也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 他拥住楚倾瑶,“阿楚,谢谢你,以后的路肯陪我一起走。谢谢你对我以前的所做所为,不去计较。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” 他与她十指相扣,细碎的吻落到她的发间,又转向她的耳际,楚倾瑶嘤咛一声,回身主动送上自己的樱唇。 他们从地上一直吻到床上,到最后只剩下一室旖旎,满屋的温情。 楚倾瑶很想要个孩子,可时机不对啊!她只好压下心头那个柔软的小愿望。境主那个恶人都耽误她要娃了,啊啊啊!她一定要杀了他! 当南宫愿被暗卫找回来时,一看到楚倾瑶就抱怨,“小姐,你把我叫回来,宅子里可就剩下冰长老一个人了,他那么老,万一出点事怎么办?” “小愿愿,我马上就要过去了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楚倾瑶笑着给他倒茶,赶紧安抚这个有意见的少年。 “大小姐把我找回来,是要把我赶回毒门?我跟你说,要是没有那块门主令,我死活都不会回来。” “不是,是本王找你。”轩辕炙开口。 南宫愿瞥了轩辕炙一眼,“你找我?免谈!以前你就总骗我,现在有大小姐在这给我撑腰,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的。” 楚倾瑶嗔怪的瞪了一眼轩辕炙,瞧瞧,把人家孩子吓出后遗症来了。 “小愿愿,是天琼出现了很多昆仑卫,只要你能够做出他们的面具,暗卫就可以把他们杀了,取而代之。” 一听说能够杀昆仑卫,南宫愿立刻来了精神。 “那我能去杀吗?” “只要你做好了面具不耽误事,杀人的时间就带上你。”轩辕炙道。 “好吧!我答应你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。”南宫愿眼珠一转。 “什么条件?” “如果我父亲来抓我,你要替我把人挡下。”南宫愿的条件,让楚倾瑶差点笑出声。这也算是条件? 如果南宫闲云知道他在帮着除掉昆仑卫,举双手赞成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会来抓他?看来小愿愿的智商真的不在线上。 “本王答应你便是。”轩辕炙嘴角弯了弯。 当晚,轩辕炙就让七绝去抓个昆仑卫过来。严刑审讯之后,逼问出了彼此之间的联络暗号,就把人头砍下来,让南宫愿去做面具。 “真恶心,下次能不能在死之前让我看一眼?”南宫愿捂住鼻子,看着血淋淋的人头。 “是本王欠考虑了。”听轩辕炙给自己道歉,小愿愿立刻心满意足的扑到一旁去做面具。 “王爷,这是从这人身上搜到的。”七绝递过来一个小木牌,上边刻着昆九。 “七绝,这个落脚点,一共有几个昆仑名?” “八个。”七绝道。 “明天,你带着南宫愿在那附近走走,让他看好那些人长什么样。等面具一做好,就一个不留。” 三天后,南宫愿已经将另外七人的面具做了出来。他非嚷着要跟着去杀昆仑卫,轩辕炙便准了。 “我们不过去?”楚倾瑶担心南宫愿。 “这点小事,要是他们还做不好,这不是合格的暗卫。”轩辕炙脸色冷淡。如果事事需要他这个王爷出手,那他要这些人何用。 “我是担心南宫愿。”楚倾瑶咧了咧嘴,南宫闲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,还等着他养老呢! “不经历鲜血的洗礼,就永远无法成长。”轩辕炙不赞同她的想法,“就算南宫愿一辈子给人做面具,也需要有自保的能力。去之前,我已经吩咐过,要保护好他。” 听他如此说,楚倾瑶的心才算放下。 一个时辰后,南宫愿忽然从外面冲进来,“小姐,你快去救救七绝。” “七绝怎么了?”楚倾瑶惊慌失措的站起来,见南宫愿一身是血,如玉的小脸苍白得吓人。 一名暗卫从外面进来,顾不上给轩辕炙请安,直接对楚倾瑶道,“王妃,求你快去救七绝。” “人在哪里?”楚倾瑶站起来往外走。 “抬到隔壁了。” 轩辕炙冷着脸跟在后面,“怎么会这样?对方不是只有七个人吗?” “王爷,前面确实是七个人。可我们才刚一动手,其他地方的昆仑卫正好过来找他们。然后七绝为了救南宫愿,就被砍掉了一条腿。”暗卫脸色惨白,如果没了腿,七绝这辈子废了。 “阿楚,能接吗?”轩辕炙急切的寻问。 “我看看,断腿拿回来没有?”楚倾瑶道,“如果拿回来,我就能接。” 实在不行,系统里还有假肢,有她在,绝不会让七绝变成瘸子。 “王妃,都在屋里呢!”楚倾瑶一进屋,就看到七绝已经晕了过去。因为失血过多,他脸上毫无血色。 她赶紧一边止血一边给他做检查,末了又看了眼断腿,发现是齐涮涮切断,心里就有了数。 她奔到房门口,对着外面道,“找个人去把青倚叫过来。”美N小说"buding7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无颜面上一片淡然,“名字是师父给起的,让王妃见笑了。”

他真想时间能走快点,好快点与无颜相见。到时候,由炙王妃给无颜与父亲做个验证。如果她真是帝家的小女儿,怕是只要她开心,不管她喜欢谁家少年,父亲都会举双手赞成。

“黄万和又不是王叔的属下,他的亲事,怕是皇叔也做不了主。”轩辕澈道,“此事,以后休得再提。”

她顿了一下,想到自己手上就有一味药,可以让人进入短暂的昏迷,还没有副作用。

梅知遥冷笑了声,“炙王妃就是给你舅舅下毒的贱人?”

鬼医拉住柳儿的手,“我的命是柳儿捡回来的,我已经打定主意,要娶她为妻。”

“我就送你到这里,记住,你要利用韩清风的重新回到韩家,如果有任务我就来找你。”越泽说完,塞给她一袋银子,直接跳下车走了。

“童芜,你这个卑鄙的小人,你终于肯出来了吗?”一看到童芜,白谨就红了眼睛。

“童芜,你这个卑鄙的小人,你终于肯出来了吗?”一看到童芜,白谨就红了眼睛。

“我送你过去。”他想要走,陈絮语却扯着他的衣袖不放,眼中似乎有泪意隐隐闪过。

第347章设计楚修晨 不知为何,楚修晨一看到轩辕炙,心里就打怵。硬挺着对上他的目光,“炙王,没想到炙王妃刚死,你就来春风阁找姑娘。” “你再说一遍。”轩辕炙眸色如冰,望之发寒。 楚修晨不敢看他,又不想被人瞧扁,叫嚣着,“怎么,炙王还不让人说?再怎么说死去的王妃也是我们左相府的女儿,如今她尸骨未寒,你就来逛青楼,真是过份。” 轩辕炙忽然笑了,如同冰天雪地里忽然开出了同样僵冷的花,然后就看到他一拳将楚修晨打了出去,“楚修晨,再该诅咒阿楚,我就让你变成哑巴。” 楚修晨只觉得眼前直冒金星,好半天才爬出来。 想要再找炙王理论,发现人家早走了。恨恨的看了眼四周,扔下一句找场子的话,“炙王,你给我等着。” 三天之后的一个早晨,当小厮进屋去叫楚修晨起床时,见他正搂着一名女子不住亲吻。脸上一红,只好郁闷的出来,昨晚少爷什么时候带了女人回来? 没过多久,北宫子鸢就来找楚修晨。 见小厮守在院门处,不满的道,“少爷呢?又溜走了?” “夫人,少爷在房里呢!还没起来。”小厮心虚的道。 见夫人抬脚进了院子,小厮惊呼一声,“夫人,公子还没起,要不……夫人下午再过来。” “让开,我找他有事。”北宫子鸢径直往里走。 小厮大急,又不敢阻拦,只好满头冷汗的跟在后面。北宫子鸢一推开门,就觉得气氛不对。往床上一望,脸腾地红了,晨儿竟然正搂着个女子…… 她转身出来,对小厮道,“你进去,把少爷给我叫出来。” 小厮有些为难,“夫人,这……” “要是不去,明天你就不用再伺候少爷了。”北宫子鸢脑火。这都什么时辰了,晨儿怎么能如此不注意。 见小厮往里走,又道,“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,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的女子,如此不检点,敢勾引本宫的晨儿。” 小厮进屋后,唤了十几声少爷,楚修晨才停下动作,迷蒙的看了他一眼,不耐烦的道,“你谁啊?别耽误老子正事。” “大少爷,夫人在外面等着呢!” 正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小厮一惊,谁这么大胆子,敢到左相府来撒野。就听夫人在外面道,“府衙大人,你不好好当差,跑到我左相府干什么?” 府衙大人陪着笑脸,“长公主,下官接到消息,有一具女尸无故失踪,有线索指明,尸体被劫到了您府上。” 北宫子鸢脸色大变,“休得胡言,那么晦气的东西,怎么会跑到左相府?府衙大人要是再乱说,本宫就进宫去请圣上做主。” 府衙大人见她气愤难当,心下也开始狐疑,但女尸确实失踪了,这事假不了,昨天夜里就有人报案。他往四周看了看,“长公主,真的假不了,假的也真不了,不如下官带人搜一搜,也好还左相府一个清白。” “岂有此理!”北宫子鸢往前一站,有些恼怒,“李府衙,你以为随便编排一个理由,就能搜我的左相府?想搜可以,拿搜捕令来。 李府衙退后一步道,“既然长公主不让下官搜,下官也不勉强,但令公子的院子是一定要看一看的。希望长公主理解下官的难处,看完我们就走。” 北宫子鸢自然不能让他闯进晨儿的院子,晨儿现在可是正跟女人…… 她刚要说不,李府衙已经对着衙役道,“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,搜完马上出来。” “本宫看谁敢!”北宫子鸢大怒,立刻拉在前面,可她一个人怎么拦得住所有人,有身手利落的衙役,已经冲了过去,直奔楚修晨的院子。 小厮不用夫人吩咐,就跑过去拦人,衙役嫌他碍事,一掌拍开。等北宫子鸢追上来时,腿快的衙役已经冲进楚修晨房里。 他进屋看了一眼,大叫一声,毛骨悚然的跑出来,“长公主,女尸果然在令公子床上,你还有何解释?” “你含血喷人。”北宫子鸢声色俱厉,晨儿就是再猴急,也不会染指那么晦气的东西。她推开衙役,“我进去看看,你要敢抵毁我的晨儿,我定会告到圣上面前,让他诛你九族。” 衙役脸上都没了血色,在地上连吐了三口,“呸呸呸,晦气!好好的活人不玩,非找死尸,恶不恶心?” 李府衙走过来,“你可看清了?” “大人,我腿肚子都转筋了,还能看不清吗?”衙役伸手扶住旁边的人,“快快,扶我一把,真是世风日下啊!奶奶的,晚上非做恶梦不可。” 屋里传出北宫子鸢发疯似的声音,“楚修晨,你是不是想气死本宫?”然后就是啪啪的扇耳光的声音,她这一打,顿时把楚修晨打清醒了。 他捂着脸,“娘,你怎么打我?” “我还想杀了你呢!你这个逆子。”屋里忽然就没了声音。等北宫子鸢再出来时,脸上已经平静下来。 她看着府衙大人,“府衙大人来得正好,本宫要报案。” “长公主要报什么案?”李府衙没理解上去,难道还要报人家女尸强了你儿子不成? “本宫教子无方,他昨晚从外面带了个女人回来,两人因为太过激烈,致使那女人猝死而亡。本宫愿意赔偿,希望大人能够网开一面。” 李府衙道,“长公主报的案子,下官自然会受理,但需要先找来杵作验尸。” 北宫子鸢一听就急了,只好放软语气,“李大人,这事能不能私下解决,就当本宫欠你一下天大的人情。” 李府衙面色一冷,“长公主此言差矣,人命关天,如何能私下解决?此事,下官会如实向上禀报,依法办理。” “大人,都说官官相护,怎么本宫求你点事,就这么难?事关我儿子的名誉,还请大人手下留情。”为了儿子,北宫子鸢只好不住的说好话。 李府衙冷着你,指着一名衙役,“王五,赶紧去找杵作,还愣着干什么?” 见他油盐不进,怎么说都不行,北宫子鸢也失了耐性,怒道,“李敬成,今日之事,你若敢张扬,本宫定会让你后悔终身。” 李府衙呵呵冷笑,“长公主威胁下官的事,下官一定记得向上禀明。” 楚修晨脸色铁青的从屋里出来,跑到一旁哇哇吐个不停,等他不吐了,李府衙道,“来人,把楚公子拿下。” 楚修晨恶心得要死,见衙役向自己走来,厉声道,“滚开,都不准过来。” “楚公子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李府衙冷声。 北宫子鸢愤怒的道,“李大人,你先把房里那个弄走,晨儿我一会亲自给你送过去。” 李府衙不接受她的提议,“长公主,下官信不过你。” 北宫子鸢正要发怒,就见贺兰唏带着珂雪从外面进来。 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她厉喝,什么时候堂堂左相府可以随便任人进出了? 贺兰唏扬了扬嘴角,“本郡主听说外面丢了一具女尸,想到令公子有这个癖好,便带了珂雪来长长见识。” 珂雪公主一进来,目光就落到楚修晨身上,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。 “贺兰唏,本宫现在有事,没时间招特你们,麻烦你们改日再来。”北宫子鸢想花钱免灾,看看能不能私下收买李府衙。 李府衙一脸镇定的上前,“下官见过珂雪公主,见过贺兰郡主。” “大人平身吧!你办你的案,我们只是来看看。”感觉到珂雪两手冰凉,贺兰唏拉着她站到了一旁。 李府衙看向北宫子鸢,“长公主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还请长公主不要难为下官。来人,把楚公子带走。” 这几个衙役,还没被楚修晨看在眼里,他刚要反抗,就被长公主喝止,“晨儿,不得无理。” “大人,杵作到了。”衙役上前回话。 珂雪一惊,死死攥住贺兰唏的手。贺兰唏低声道,“你怕什么,活人比死人更可怕。” 北宫子鸢一脸愤怒,“这里是左相府,不是验尸的地方,想验就给本宫抬出去。” 李府衙道,“既如此,那下官马上把女尸抬走。” 见衙役将女尸抬出来,珂雪和贺兰唏一直跟在后面。直到出了左相府,见外面已经围了好多人,她忽然扔下贺兰唏走上前,掀开白布看了一眼。 然后惨白着脸,对北宫子鸢道,“长公主,既然令公子爱好如此特殊,本公主与他的亲事,就此作废。此生,我珂雪,宁愿出家为尼,也绝不嫁入你左相府。” 北宫子鸢眼中现出一抹厉色,“珂雪,你与晨儿的婚事是太后做主定下的,你敢悔婚?” 珂雪冷眼看向四周,“我为什么不敢?楚修晨连尸体都不放过,简直就是没人性。我一个好好的公主,就是死也不会受这种人羞辱。” 四周哗声顿起,纷纷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,看来外间的传言都是真的,楚修晨真的喜欢死人。 这种人怎么能娶公主? “珂雪公主,我们愿意给你做证,马上就回去写连名状,一定要让太后取消这门亲事,还你自由。”众人高呼。FL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再说,漫天妖也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。人家姑娘孩子都给他生了,他肯定要负责。